当前位置: 主页 > D生活君 >【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 >

【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

2020-06-12 20:07:23 来源:D生活君 浏览:226次
【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好野人在乌布】雨冷乌布

翘课旅行一个月回到乌布后,“呆坐着癡笑”成了我的常态,好野哥问:“妈妈,你现在为什幺不画画了?”我以慢动作看进儿子的眼睛,问句在我的电眼扫描下,翻译成“妈妈,为什幺回来乌布已经一个月了,您还没恢复出门旅行前的日常?”我愿意认真面对儿子丢出的疑惑,努力以相当昏沉的脑袋瓜子编着藉口:因为我年纪大了,弹性疲乏,需要更多的时间调时差,(一个月过去了,时差还没调回来?)因为房子一个月没人照顾,每天都要花好多时间整理媲美亚马逊的院子,(那是爸爸的工作,关您什幺事?)因为,家里没有新画布(???)因为……因为乌布每天都在下雨!

因为乌布每天都在下雨,又湿又冷,为了保养身体,必须“节能省点”,与性命安危无关的活动能免则免,这跟“冬天到了,北极熊要进入冬眠状态”的道理一样,“雨季到了,乌布人就得进入呆坐癡笑状态”。对!为什幺还不回到出门前的正常作息?理由当然是:因为天气不适合!

其实,我也很想打起精神来过“有绩效”的日子;其实,这种“呆坐着癡笑”的状态也让我非常担忧与不安:我怎幺可以这样白白地浪费美好的时光?我怎幺可以这样漫无计划地无所事事?我那停不下来的尖屁股哪里去了?不行!不行!我需要提振精神为未来打拚,为了我美好的前程似锦,我必须跨出第一步:拿起画笔画画。(我是说,这,至少是个“恢复日常生活”的重要Indicator。)

怎样才能把香留下?

“迴光返照”似乎不太吉祥,但这的确是我能所找到最贴近的词。一股“迴光返照”般的能量充满了我的四肢,我感到无比充沛的活力在体内流窜,我等不及出门张罗新画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抄起好野弟搁置墙角的画布,用冷冷的酞青蓝与白层层覆盖好野弟用铅笔打的草稿,当热头过去,我退后两步看看自己到底画了些什幺,啊!原来我画了Gardenia。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花的名字,第一次听到它的芳名是旁听到卡萝大姐与台湾刺青师傅碧的对谈,那天,碧的耳畔戴了一朵花园摘的白花问:“这花好香,叫什幺名字?”卡萝大姐回答了她,碧大呼:“你干嘛问候我妈妈?”卡萝大姐笑着再次用字不正、腔不圆的英文答:“它的英文名字真的就是Ganninia啊!”我得知了这花的英文名字后,上网请教谷歌大神它的中文名字:栀子,啊,多美的名字呀!字的结构美,字的读音,更美。

栀子花,让我想起我大哥。那个傍晚我约莫七岁,独自到屋旁的荒地去(去干啥,真的不记得了),小心地越过带刺的灌木丛(我记得那灌木的味道,是“鸡屎花”),来到一股浓香馥郁的老大绿色灌木前,我抬头寻找香的来源,只见杯口大的白花点点四处零星分布,应该是费了不少劲垫高脚趾尖才收集到对当时小小的我来说一大捧的栀子花,回到屋内,我问全家最有学问的大哥:“怎样才能把香留下?”我哥尝试向我解释香的化学,最后用所有父母在不知道怎幺回答时,最厉害的一招反问我:“你觉得呢?”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

我不记得我“觉得”了什幺?只记得我看到花上面有好多咬人不眨眼的红蚂蚁,我问自己:“蚂蚁怕什幺?”蚂蚁怕风油!我以满满的爱心为栀子花洒下大量的斧标驱风油,心里可能还安慰它:“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然后去尿尿。等我尿完回到窗前查看我心爱的栀子花时,原本洁白娇嫩的花瓣变成犹如冻伤的半透明米白色。啊,大量的斧标驱风油不但赶走了红蚂蚁,也把我心爱的栀子花给毁了!我不记得我是否感觉懊悔伤痛,但记得我马上把不再洁白娇嫩带着浓浓斧标驱风油味儿的栀子花丢出了窗外,从此以后的三十几年,就再也没遇到这花了……直到去年,搬进好野家。

我是在“脑袋灌水”的情绪下透过画布、画笔与颜色连接上栀子花的,所有不清不楚的“脑袋灌水”活动都得付出代价——当好野弟放学回家发现我胆敢在他的画布上涂抹栀子花时,啊……

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