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A吃生活 >乔治‧蒙比欧:别让企业邪教摧毁菁英毕业生 >

乔治‧蒙比欧:别让企业邪教摧毁菁英毕业生

2020-06-16 01:27:37 来源:A吃生活 浏览:980次

乔治‧蒙比欧:别让企业邪教摧毁菁英毕业生

  毕业季届至,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与研究生或许已经开始积极寻找工作。银行、顾问公司、公关行销,听起来都是很棒的选择。但毕业于牛津大学布雷齐诺斯学院的环保和政治运动家乔治‧蒙比欧不这幺想。

  蒙比欧在他的专栏中呼吁,大学应该积极保护学生,避免他们被某些产业「吞噬」。因为优秀的头脑是人类共同的资产,应该被用于作一些对世界真正有益的事情。

  当我们决定职业的时候,可能也会考虑以下的事情:提昇自我、追求智识与心灵的成长,行善助人,激发创意,传承智慧,这些都是层次较高的人生追求。若生命有意义,那幺应该是在于这类的事情上。

  蒙比欧认为,从顶尖大学毕业的学生,比起其他人更有机会做到上述这些事情。但现实却是,这些人经常终其一生卡在了无意义甚至戕害心灵的工作中,只因为他们能力好。蒙比欧细数他身边出现的无意义工作:金融、管顾、广告、公关、政治游说,如此种种对人类其实无用的职缺每年吞噬掉成千上万的毕业生。这就是这个毕业季之后即将集体发生的事情,他们将人生自我截肢了。

  许多人都会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每个顶尖学校的毕业生或多或少都曾经拥有更高的志向,更宽的眼界。但事实就是,一旦被这些工作吃进去,就不会回头了。蒙比欧以他自己的同侪作例子,原本一起打拼跟探险的人,时不时就忽然被上述企业吃掉,一开始他们的理由是「喔我还个学贷,还完就走人」,接着「啊我还有房贷」,然后变成「再多赚一点吧,我担心退休生活」,几年后说词又变成「我是为了家人牺牲自己」。时光飞逝,进入中年,连最初的自己都忘记了:「噢,我从来没有认为理想可以成真啊。那是小时候的事吧。」

  为什幺这些人明明知道自己被迫远离梦想,却没有试着逃跑?刚进入这些企业的时候,为了相对优渥的薪资,或者经济远景,这些人可能每天会认份的工作15到16小时。他们睡得不够,没有精力思考,眼光于是不再看向远方。逃走不再像是个选项。沉浸在所谓的组织文化中,他们变成了这些价值观的一部分。不需要两三年,就少了一个能改变世界的人。

乔治‧蒙比欧:别让企业邪教摧毁菁英毕业生

  儘管信贷危机席捲全球,大家都看到华尔街如何成为不公不义与剥削的象徵,但各个国家金融业招揽新血依然不遗余力。蒙比欧说,在英国,这些企业的作法是很细腻的,他们赞助大学运动社团、办派对提供酒水点心、寄手写卡片温情问候、派驻校园大使跟学生作朋友──跟邪教组织简直如出一辙。他们说服大学生,即使做行销管顾、银行从业人员不是志业,也是「很好的敲门砖」,只要做个几年就能「更接近自己真正的梦想」。他们刻意让入门门槛降低,并且趁着年轻人对未来最徬徨无助的时候,提供安全感与认同。接着採用金钱攻势,带薪实习、调薪保证,诱捕新血向来是一种完美的科学。

  人生只有一次。有些错误的决定会改变一生,在你未必知道那意味着什幺的时刻。蒙比欧与约翰‧谢尔好奇究竟大学知不知道企业以这种方式在挖角,于是向八所英国顶尖大学发送信件,问他们是否提供学生应有的认知跟协助,以抵御特定企业的诱捕攻势。绝大部分的回应都是:「我们不在意。」校方的回应大多宣称如果他们告诉学生这些事情的话,就是对企业不公平了。而且「也有其他工作啊」。蒙比欧认为,校方把「不作为」跟「不偏不倚、允执厥中」搞混了。当明显有一些势力比较强大的时候,并不是消极不动作就能够保持公正性,应该说,越是不作为,越不公正。校方并不需要为学生做选择,他们只需要把不同的人生选项跟尽量多的过往经验告诉学生就可以了,但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以为不说话才公正。

  牛津大学的回应也令人绝倒:「不是让这些大企业把最聪明、最能批判思考的学生招进去比较好吗?这样他们就可以抗衡组织文化了。」蒙比欧说,这个回答听起来就像是他被企业邪教吃掉的某个同学的最后遗言的加长版,他的同学说的是:「我要从内部改革。」然后当然没什幺改革,只有同化。蒙比欧认为牛津大学对于这些工作的本质以及跑进里面工作的人的心灵状态一定有什幺误会。拿最聪明最具批判性的学生去当只在乎获利跟持股的组织的祭品?如果他们够聪明就知道改革跟在里面继续工作是二择一的选项。

  不过以上这串让人在毕业季沮丧莫名的讨论,其实有道希望的微光闪烁。剑桥大学的就业服务主任戈登‧切斯特曼对于这样的难题早有準备,他的部门持续对抗着企业对学生的银弹攻击。

  怎幺做的呢?其实很简单,剑桥大学定期会用电子邮件告诉学生一个简单的事实:「不想去银行工作,不表示你失败了。」此外,也举办称为「可是我不想在市中心商业区工作」的集会。剑桥大学办就业博览会时,只向有钱的徵才者收规费,用以补贴非营利组织徵才者的车马费。另外切斯特曼还说,政府一直逼他交出毕业学生的起薪资料让他非常火大:「我觉得这很粗鲁而且不恰当,让我脑中警铃大响。」

  在其他地方,在这最脆弱、多变的关键时刻,学生只能自己承受内外压力,不管是同侪比较、跟风、金钱考量、奉承、虚荣心,或者安全感。但是蒙比欧呼吁,学生们必须试着对抗抽乾灵魂的工作,用仅有一次的人生勇敢追梦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资讯